党群工作
首页
>党群工作>员工天地

背 馍

来源:经济管理部   作者:张晶   时间:2017-12-01   浏览次数:  【字体:

背  馍

    也没从字典里查过,不知“背馍”两个字查得出意思不?

    对于现在的孩子来说,肯定不知背馍的含义。更体会想象不到当年背馍人的心情和场景。

    我也是一个背过馍的人,虽然时过境迁,背馍的情形好像就在昨天。背馍的布袋是母亲在我家那台上海牌缝纫机上亲手缝制的,用无数种花布的碎片精心设计,给我做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花布袋,用来我上学背馍。

    学校叫河西中学,规定是每个礼拜天下午到校上晚自习,我家在五里外的岩头村,许多背着馍的同学,午饭后陆续出现在我们村的土路上。服饰不同性别有异背馍布袋的样子更是各有千秋,但形状基本一样,都是鼓鼓囊囊的。

    没有谁笑话谁,都是背馍一族。就算有钱,也没人给做饭,学校没有学生灶。那个年代校门口更没有卖烧饼凉皮的。馍布袋鼓的形状基本一样,可里面的内容却真不一样,有的是裸蒸馍、有的是辣面轱辘馍、有的是葱花轱辘馍、有的是烙的锅盔馍、有的馍布袋里塞着一个油泼辣子瓶、有的是干辣面和盐的组合。

    辣子酱是那些父亲在城里有工作的孩子的美味佳肴。一到上自习前十几分钟,教室的墙上挂满了男生的背馍布袋。女生略幸福,背馍布袋可以挂在宿舍里,那些馍远离了尘土的袭击。 背馍布袋鼓了自然口密封不了,礼拜一的清晨有人打扫教室,那时的教室不是水泥地面,是土地面。一扫地,尘土四处飞扬。馍布袋无奈受灾,尘土无孔不入的进了我们的馍布袋。在那个卫生意识还不健全的年龄阶段,我们也没有多余的抱怨和采取任何措施。

    下课了,急忙站在课桌上,从馍布袋掏出一个馍,也不吹那细细的灰尘,就那么贪婪地吃了起来。除早晨和饭点平时是没有热开水的,就是那么干干地吃,那不是表演,只要在校就是那样过。到了星期三中午,有些计划不周的同学还会出现断馍现象,就厚着脸皮到处借馍。像僧人化缘一样走进这个教室借一个,走进那一个教室借一个。

    母亲大多数是烙锅盔给我,至今还能想出那锅盔的样子,薄薄的,切得大小相当均匀,虽然只有食盐味,但依然是学校馍布袋里的精品,偶尔还有人偷吃我的锅盔馍。只有每年秋忙或者家里有特殊情况下我是背着裸蒸馍,可以说基本是吃着母亲的锅盔馍度过了背馍时光。

    也许是长期不食青菜,口腔溃疡是常客,每次我的一顿饭都是泪流满面。母亲说我是不吃大蒜的原因,我背着馍布袋要离开家时,母亲会把一个包着大安片的纸包递给我,叮咛我把药片碾碎成末,撒在舌头的疼烂处。到了吃饭时,我们每人手里端着一个大洋瓷缸子,去排队到水灶上打水。烧水的民仓站在锅前维持着排队的次序。锅里没水了民仓才继续烧,我们拿着干馍一边吃一边抱怨民仓把锅没烧满。有人还喊,“民仓,没水了,干干馍咋吃?不知馍干的开花了吗?快,饿死了。”教室的桌子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洋瓷缸子,一个个硬干馍,被使劲掰成碎块,泡到了缸子里,有的有调料,辣面子,有的就是裸白馍,放些食盐。教室里的笑声是那么欢快的飘荡着。

    没有火腿没有泡面没有榨菜,我们的学生时代就是那碎花布袋,母亲的干馍陪伴着我们。 背馍的时代过去好多年了,每每路过学校门口,虽然当年的校舍已经不复存在,可脑海里总是清晰地浮现出一幅幅熟悉不过的画面,一个个穿戴朴素的孩子,站在课桌上,吃力地用手在馍布袋掏着馍的情景。还有一个个背着鼓囊囊的馍布袋在夕阳西下向学校疾步走着的场面。更多的是我站在教室门口,手里持着母亲烙的薄薄的锅盔馍,口腔溃疡折磨我欲吃不能眼泪滑落的那一幕。

    二十多年过去了,给我烙馍的母亲依然蒸馍烙馍,可那碎花馍布袋,那一片片薄薄的锅盔馍,永远镶嵌在我的脑海深处。每当我黎明时分给自己的孩子做着牛奶鸡蛋还有牛肉的早点时,总是想起那些年给我烙馍的已经白了头的母亲和背着馍布袋走在乡间土路上的同学以及自己。

企业简介
中铁建电气化局集团西安电气化制品有限公司于2007年4月10日在西安注册成立。公司生产厂区占地面积17.5万平米,拥有铁路专用线2.1千米。[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