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群工作
首页
>党群工作>员工天地

打铃烧水的民仓

来源:经济管理部   作者:张晶   时间:2017-12-25   浏览次数:  【字体:

打铃烧水的民仓

    多数在河西中学上过学的人都记得那个多年在校烧开水以及打上下课铃的人。他叫民仓,姓卢。我上学那年他有三十来岁的样子,闭着眼睛也能在脑海里勾勒出民仓当年的形象,中等个子,红脸蛋,头发乌黑不是太长,也不那么整齐,像一堆没有长高的蒿草罩在头皮上。他经常是一件军用上衣,一条蓝裤子,一双褪了色的用线绳子当鞋带的黄胶鞋。说话的声音稍微有些沙哑,脸上的胡须也不经常刮,在学校总是忙忙碌碌的样子。

    那时学校还没有抽水的水泵,我们喝的水是民仓从水井里一桶一桶舀上来的,上课偷偷看窗外,能看见民仓在水井边使劲转着辘轳的情形。民仓除了烧水还有一个工作就是打上下课的铃。我们上下课的时间决定在民仓手里,上下课放学的时间是学校规定好的,民仓是执行层。时间长了难免有些误差,民仓烧水认真了,忘了打上课铃,就有老师提醒他:“民仓,你干啥哩,咋还不打铃?”民仓会急匆匆地跑向那在空中摆荡的铁铃前,使劲地摇着铃绳,“铛铛铛...”的声音就会清脆的传遍整个校园,我们像士兵接到上级命令一样,争先恐后的向教室跑去。

    民仓烧水分三次,早-中-晚。早晨起来天不亮就烧,我们早读前喝一次水,有的同学没有喝水的习惯也就不去水房舀水,早晨民仓不是太忙,一大锅水基本够了,有时还剩下不少。中午的用水量比较大,民仓打响下课铃后,老师刚刚走出教室,所有的人像参加马拉松比赛一样,手里拿着一个或者两个洋瓷缸子发疯似的向水房前跑去。教室有远有近,同学们跑的有快有慢,尽管努力了,尽管还喘着粗气,可还是前面站满了舀水的人。一口大锅冒着热气,同学们一个个心急火燎的期待着轮到自己舀水。总是担心第一锅里没有了自己的开水。“舀慢些,不要撒水。”民仓站在一边向指挥官一样指挥。“舀快些,没看后面还有多少同学。”民仓看见性子慢腾腾的孩子也会说一句。

    每天要打铃的次数很多,起床铃,早操铃,上课铃,下课铃,上课铃,下课铃...每一次的铃声都是那一个穿着黄胶鞋和军用衫的民仓拉着铃绳敲响的。民仓的工资是多少我没有问过,在那个年代最多也就十几块钱。民仓像学校的正式工一样,每天按时烧水,努力地按时打铃。他也没有灶,有时看见他在蜂窝煤炉子下面,有时他和我们一样吃着干馍。他住宿的地方在水房旁边。他在学校和许多学生很熟,不分年龄大小的打成一片,有许多同学直呼其名,“民仓,你今天下课铃咋打迟了五分钟。”“民仓,今天烧的水咋这么浑浊。”民仓笑着说,“表不准了。”对那些抱怨水浑浊的人民仓是很生气的,“你看哪里的水清你去哪里舀去。”

    关于民仓烧水锅里有老鼠的传言也说得沸沸扬扬。在那老鼠泛滥成灾的年代,我们也不怀疑同学之间的传言。一大早锅里掉进一个小老鼠也不是民仓的错,他不停地给锅里倒水,也许是没注意到,当同学最后舀水时发现一只为我们牺牲的让我们补充营养的小老鼠躺在锅底,多少同学手扶着校园内的桐树手塞进嘴里想痛痛快快地吐一次:“民仓是哈怂啊,打铃不准,烧水不滚,还让我们喝老鼠汤。”有些同学对民仓是极其不满的,有的还当面质问民仓。那件事民仓没有辩解,也没人再追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而民仓每天还是在学校的井边挑水,依旧满鞋是水的摇着那铃绳。我们排队舀水,民仓有时平静,有时大声抱怨。

    多年后我在街上看见民仓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后面驮着一个蛇皮袋子。那一刻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仿佛又回到了河西中学的校园,看见了那许许多多拥挤着叫嚷着排队打水的男女同学。

企业简介
中铁建电气化局集团西安电气化制品有限公司于2007年4月10日在西安注册成立。公司生产厂区占地面积17.5万平米,拥有铁路专用线2.1千米。[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